Sherly

坐标山东
福华Evak |不逆不拆
本尼霉霉甜塔轰母
手帐入门|橡皮章入门|极吃藕
热衷翻译

或许有一天也可以去呢

-初笙-:

[北歐手札 · Part 1]八月去挪威瑞典玩了一圈,當時說要寫的攻略終於來啦!這次先說說skam相關的部分,之後會陸續寫交通住宿娛樂等方面的攻略,希望能對大家有幫助~
♥️Alt er love♥️

我死了😭😭😭😭

Cachito:

喜欢124!!

不想被治愈evak病のShine:

看完杂志采访@XMMSCS 
私心涮一波杂志图
两人evak的余味还在
化学反应还在😍😍
那个软萌小天使isak
那个挪威扛把子even
又回来啦~
尽管这衣服也许是南极人赞助的😂
也抵不住这两人的霹雳哗啦呀




筒子们,壁纸快抱走,不谢😎

我个人最喜欢145💖💖


我死了 猝不及防一口糖啊啊啊

XMMSCS:

让我哭一下😭😭😭😭😭😭😭😭😭😭😭

cr evenb-naesheim/cuteandtwisted

啊猝不及防

XMMSCS:

✨轰塔的interview杂志采访✨

采访很长,内容也很多,因为我水平有限所以就直接搬运了,大家就当是做英语阅读(不过比英语阅读有趣多了😂)看看吧~两个人都十分有趣呢~(P1的试镜初见经历也是搞笑😂)

🌟港真,轰的试镜经历真的是有够坎坷的,为他默哀😂,我总觉得他是傻人有傻福😂😂😂

🌟还有……塔真是够了,记者说第八集厨房play之后,五朵金花红了好多,然后塔就说,Gabrielle应该要给他们钱哈哈哈哈😂而且试镜的时候还对轰说“我睡了你女朋友”,搞得后来轰还很入戏很低落,以为他真的是睡了自己的女朋友~哈哈哈😂果然被骂“混蛋”了啊😂😂😂
(这篇采访应该很快就有大大们翻译的了,坐等~)
cr hengipengi

所以就是ins情侣集体虐狗
🌝

上海evak only!
到场打卡repo

太太小姐姐们真的太可爱啦 @污咚面面

只是很遗憾没玩到最后,剧还没有一起复习完,天使同款粉色荧光粉没有涂,也没有来得及答题抢海报。
但很幸运遇到你们,很开心在这个假期遇到一起粉evak的仙女儿们 ――Alt er Love💓

美好假期收官打卡,开学加油!

非常羞涩的马一波

Opera Mundi:

HI THERE!!

这是一篇肉香四溢的推文

1. Didn't see this coming

这篇文很早就有关注 但是作者断更了一段时间 前几天突然发现居然完结了!

真·Sugar Daddy Even!

Isak宝宝又没钱付房租了而Eskild给他找了个dating website

为小可爱寻觅糖爹

遇到了超有名的大导演Even Bech Naesheim

两个人本着‘纯洁友好’‘只是陪伴’的合同关系和睦相处

但抵不过强烈的吸引力 滚到了床上

有小虐 但是过得很快 进展超级快了这两个人

前面看的还只觉得Even很性感很攻

看到后面——哇 不愧是导演 很会玩

什么颁奖典礼前来一炮 come inside your body+butt plug1.啊...

什么panties 2.啊...

什么daddy kink啊....

哇...车飚的飞起 本来在飞机上只是想看篇文 

看到最后面红耳赤还得遮着挡着不让旁边的阿姨看到👀

2. 其实想推的是这个作者    

highpraises

我觉得这个妹子可能是准备写一本evak版龙阳十八式了....

基本上点进去她的主页 SKAM相关全部都是甜甜的红烧肉

个人蛮喜欢的系列是

just a touch of your love

是一年级生!Isak和Bakka三年级生!Even的AU

设定Even没有转到Nissen 而是在一个party上遇到了十六岁的小小只Isak

甜宠!

想象一下S1那个小小瘦瘦卷毛Isak和S3的撩神Even相遇!

Size difference有!Fuck at party有!车震有!湖中做/爱有!

哇 会玩

别的还有 ride it,cowboy 骑/乘式...

i may be bad but i'm perfectly good at it 吃醋Even 惩罚系列

总之还有很多很多很多了...

窒息性/爱啊 女士内衣啊 等等等等

万字肉不在话下 这个妹子光写rimming都能写五千多字呢...

最新一篇更新居然还有anal fisting 是我想的那个吗...还没看 感觉车要刹不住了

羞羞捂脸跑走


【授翻】Please Know That I'm Yours to Keep(HP AU)

被安利了这篇
我的天啊这么萌的一篇竟然到现在才看到简直太可爱了吧!!小天使简直可爱到吐奶牵手撒娇要抱抱——简直热恋高配版!太可爱了太可爱了太可爱了……

年夏:

作者:pressurerin


Relationship:Even Bech Næsheim/Isak Valtersen


原文:Please Know That I'm Yours to Keep


授權:




***


大纲:「还记得我正在为魔药学期末製作迷情剂吗?呃、Isak吃了一点。而现在……」Even指向Isak,而那男孩正试着舔拭他的脖子。




或者:Even不小心给了Isak爱情魔药。


***


Notes:兄弟们,我不知道这是啥鬼。这是一篇我用来逃避写其他文所产出的文,希望这能让你大笑!文章名称出自CityAnd Colour的TheGirl<3


***




Even迟到了,他本该在十点钟的时候与他的朋友(他的一生挚爱)Isak碰面,然后他们会一起写药草学的作业,但他熬夜完成他的魔药学作业,并且成功的睡过了头。製作爱情药水真天杀的难,需要处处精确,但Even十分确定他这次达到了完美,他把药水混进巧克力裡,迅速把那些巧克力包起,冲出房门。




远在一英里处他就能看见Isak。他的脸被那些完美的金色卷髮包围,像个发光的小天使,而Even需要停下一秒才能顺畅的思考。




对,他真他妈的可爱,现在,冷静。




他把自己甩进Isak旁边的座位,把东西丢上桌,叹气。




「对不起,我迟到了,我熬了一整夜就为了做这个愚──」


Isak举起一隻手安抚他。




「没关係,我不介意,我的天哪,Even。这个巧克力闻起来真好吃,我能吃一点吗?」Isak没有给他回答的机会,直接伸手拿了一块,丢进嘴裡。




啊、操。




「不,Isak,别──」Even急躁的摇头,他的双眼睁大,把手伸向另一个男孩试图阻止他把巧克力吞进去,而一切都太迟了。




Even畏惧的看着Isak开始改变的面部表情,疑惑的神情很过就被崇拜与敬爱的眼光所代替,当他吞下,那双眼简直冒出了爱心。




有一瞬间,他们就这样盯着彼此一动也不动,在Isak强烈的目光之下,Even能感觉到自己脸颊发热。突然间,Isak扑上他,激烈的将他们的唇撞在一起,Even往后摔下了小凳,而Isak直滚到他身上,阻止Even断开这个吻。




「Isak。」Even喘息,把Isak些微娇小的身体推开,「Isak,停下。」




Isak忽略了他的请求,反而调整了姿势,跨坐在Even的腿上。他用双手捧起Even的脸,把他固定在更好的位置,然后用更多的吻袭击他。




我的天,别这麽享受,你这个混蛋。




「Even,我是那麽的爱你,我简直不敢相信。」Isak拉开距离,热切的看着他,把唇甜甜的贴向Even的额头、脸颊,鼻尖。




Even因他有多喜欢这样而吓坏了。




我他妈的该怎麽做?




「呃、 Isak,我们何不去找Jonas呢?」或许Jonas知道该怎麽办,毕竟他是一个Ravenclaw(拉文克劳)。






Isak噘嘴,「但我想要和你待在这裡,我们亲亲吧,拜託!」




在Isak能再一次贴上Even的脸之前,他很快的从地上站起,捡起他们的的羊皮纸和那些天杀的巧克力。




「Even,你可以牵我的手吗?不、等等,你可以这样带着我吗?」Isak把手搂上他的脖子,把腿锁在他的腰上,Even下意识伸手稳住了Isak的大腿。他们的脸间只有几英吋的距离,Isak一边咯咯笑着,一边把他们的鼻尖碰在一起,磨擦,一个爱斯基摩吻(eskimo kiss)。




这是他一生中经历过最可爱的事,他要死了。




「嘿,我揹着你如何?这样的话我们可以更快找到Jonas!」




「好吧,Evy!」Isak回道,从 Even身上爬下,再把自己丢到他的背上,他把脸按向Even的颈部,深吸一口。




「你真好闻。」




Even尴尬的笑了笑,把东西从桌上抓起,直直走向Ravenclaw交谊厅,他必须搞定这个,要快,不然他一辈子都不会忘了此刻的尴尬。




***




Isak无法停止碰触他,不是在玩他的头髮,就是在摸他的脸颊、或是把脸贴在他脸边,这有点可爱到噁心。Even恨他自己,不只是因为他一不小心让长久以来的暗恋对象吃下了爱情魔药,更是因为他完全忘了Ravenclaw的交谊厅在哪。他们就这样在城堡裡打转,Isak黏在Even的背上。




他妈的到底在哪?




他很确定他们经过Hogwarts 创始人的雕像已经三次了,直到他看见Jonas出现在转角,他才终于从这折磨中脱离,他叹出一气,解脱。当Jonas看见他们,那人停在原地,浓密的眉毛因疑惑而皱在一起。




「什──」Jonas开口。




「Jonas,我需要你的帮助。」Even请求道,而Isak正不断的亲吻他的脸颊。




「对啊, Jonas。我们需要你的帮忙。我们需要你在婚礼上当我们的伴郎,你愿意吗?」Isak说,他的语调柔软且深情,Even能感觉到Isak的心心眼正刺进他的侧脸。




「搞什麽鬼?你们终于在一起了?」 Jonas裂嘴笑,对着空气挥了一拳,「Madhi 欠我十个银西可(sickles)。」




「什麽?不!还记得我正在为魔药学期末製作迷情剂吗?呃、Isak吃了一点。而现在……」Even指向Isak,而那男孩正试着舔拭他的脖子。




Jonas面无表情的盯了他几秒,然后爆出无声的大笑。他弯下腰,双手抚在胃上,整个人都在颤抖。




「噢天,这真他妈的经典,看看他。」


「帮点忙好吗,Jonas?拜託?我该怎麽办?」Even绝望的哀求道。




「我他妈的没办法,兄弟。我想你可能要等到药效退去,我的天,这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天。」




Even挫折哀嚎。这药水照理说会持续二十四小时,然而要他对付这个甜蜜黏人的Isak超过二十分钟,还没原地死亡,这简直不可能。




「Evy。」Isak娇噌。「我们可以亲亲了吗?拜託,我好无聊。」




Jonas进入第二轮歇斯底里的大笑,而Even瞪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你真他妈的没用,Jonas。」在他拐进转角前他对着身后大喊,而Jonas的笑声一路跟随他到走廊。




他现在该怎麽办?




***




Even本想把Isak带回地窖,让其他Slytherins(史莱哲林)来照顾他,再偷偷溜走,但Isak差点哭了出来,整个人像隻无尾熊缠在他身上。




「别离开我, Evy,拜託。」即使他知道Isak是受药效影响,但一切跟这金髮男孩有关的事都会让Even无法招架,他是没可能就这样把他留在这裡,他把Isak带回Gryffindor(葛来分多)交谊厅,他准备要把男孩私运进他的房裡,然后在那裡想出某些好计画。




「拜託,我想跟你牵手。」Isak呜咽,像隻思春的小狗。Even叹气,伸出手好让Isak快乐的把他们的手指缠在一起。




是时候吃午餐了,而Even完全不知道该怎麽做。他们需要进食,但他同时知道要是Isak发现他们在公共场合如此亲密,那男孩一定会因此羞愧而死。他的宿舍裡没有食物,所以他们不能只是待在这裡。Isak用手指蹭着他的侧脸,脸上挂着微笑,盯着他。Even从自己的思绪中惊醒。他记得这个表情,Isak总是这样笑着,当Even赞美他或是不小心调情的太明显的时候。




哼,有趣。或许药效已经开始退了?




「嘿,Iss,我们能去吃点东西吗?」




「我不能吃你的脸就好吗?」




Even乾呛了一声,而Isak只是笑着。




所以,不,药效没退。




***




他设法把Isak带到了大厅而一路上没发生什麽大事。好吧,他们依旧牵着手,但Even已经尽力了。




Magnus看见他们的那一秒,那男孩开始尖叫。




「搞什麽,老兄?Isak,你终于向Even坦白你那无可救药的迷恋了吗?我的天哪,兄弟们,看看他们多可爱。」Magnus双手捧着自己的脸,满脸惊讶,他笑的像是某人告诉他Hufflepuff(赫夫帕夫)刚赢了魁地奇学院杯,而且Vilde终于爱上了他。




等等,什麽?无可救药的迷恋?




Even甚至没有时间思考那句话,因为Isak正把自己塞进Even的手臂下。




「我们相爱了,Mags。我们要结婚了。」他一脸正经的胡说八道。




「不、不、不、不、不。」Even开口,「我不小心让他吃了爱情魔药,我完了,兄弟们。」




Magnus和Madhi爆出大笑,而Isak同时爆出眼泪。




「你怎能这样说, Evy?你不爱我吗?」他看起来十分烦躁,Even马上就觉得自己是世上最烂的人。




「我当然爱你。」他向他保证道。而这不是谎言。当Isak把手环抱住他的脖子,倒在他胸膛上哭泣,他向他的朋友们投射了一个恳求的眼神。




「没事的, Iss,我们吃点东西,好吗?」Even轻轻的把Isak的手解开,然后在餐桌边坐下,Isak立刻把自己丢到了他的腿上,Jonas、 Madhi、和Magnus又开始笑了,Even瞪向他们。




这天将会非常他妈的漫长。




***




这一整天,Even必须错过自己所有的课好配合Isak的行程。Isak不允许他离开他身边甚至超过一分钟,然而、是的,Even会为Isak做任何事,不论有没有爱情魔药这回事。这一切都搞砸了,但这一天渐渐变成了Even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天之一,他爱的男孩爱着他,既使只有二十四小时的时间。




「嗨,McGonagall教授。」当Isak缩捲在他怀裡,Even礼貌的说。「很抱歉打扰您,但Isak不小心吃了点爱情药水,长话短说,我必须一整天跟着他,我能待在这帮他做笔记吗?」




McGonagall教授坏笑。




「当然了,男孩们,好好玩吧。」




「教授!你有见过Even吗?他是我的一生挚爱!」Even做了个鬼脸,在Isak开始为他的眼睛唱诗前,马上把他拖到离他们最近的长桌,天哪,这男孩明天肯定会气炸的。




Even专注于变形学的课程,确保每个笔记的细节,这样Isak才不会跟不上进度,他转头看向Isak的羊皮纸,那男孩在纸上一遍又一遍的写着Isak Bech Næsheim,还在周围画满了小心心,他忍不住脸红了一些,这不能怪他,他也只是个人类,而这样的Isak实在是太他妈的可爱了,好吗?




***




他完全不知道今晚该怎麽办。Even不被允许带别人回宿舍过夜,但Isak是不可能让他们分开来睡的,他可以强行把Isak留在Sytherin交谊厅,讓其他人去处理这件事,但这会让Isak心碎,他已经让自己陷入这场麻烦裡,而他完全可以照顾他的朋友一整天,让他开心。




他焦虑沉思,来回走动,他甚至没有意识到Isak就一直黏在他身边。突然间,一扇巨大的门出现在空荡的牆上,邀请他们入内,Isak兴奋的上下跳。




「 Evy!我们找到了有求必应室!我一直都想看看的!」他抓住Even的手把他拖进门。




裡面放了一张巨大的四柱床,房间被几百个小蜡烛给点亮,而床铺中央躺着一小瓶润滑液。Even嚥了一下,想像Isak在召唤这间房间时究竟在想什麽。




Even小心翼翼的在床上坐下,脱下鞋子和袜子。他真希望Isak就这样让他们睡觉,不製造任何骚动。然而,希望破碎了,Isak脱下自己的上衣,立刻爬到了Even身上。




「Issy,我们该睡了,好吗?我们去睡觉吧。」




「不要。」他嚷嚷着回复,把手举高,环抱住Even的脖子,轻轻的挠着他的皮肤。Isak抬起脖子,嘟嘴,安静的等待着一个亲吻,而Even已经完了。一方面而言,这是他曾梦想过的一切,但另一方面而言,此刻的Isak并不是他自己,因为基本上这一切都是Even对他下的药,妈的。




「我很累了,Iss,我们能睡觉吗?拜託?」他试着保持坚定,真的。




Isak的嘴嘟得更高了,把被子紧紧抓在手中,他轻柔的把唇贴上Even的,一个快速又小心的亲吻。




「吻我,Evy。」




Even叹了口气,而Isak把那当成了一个回复,他加深了他们的吻,而Even的意志力正一点一点的瓦解。当Isak的嘴唇微张,他不能阻止自己轻轻把Isak脸上的头髮拨开。他索求着Even给予的一切,而Even愿意给他所有。




他们亲吻直到入睡。彼此依偎在对方的怀中。




***




「噢……我的天哪!」当Isak跳出他的怀抱,Even缓缓睁开眼睛。




「搞什麽鬼,Even!我的天。」Isak脸上的红晕快速扩散到他的耳尖。他整个人看起来慌张又紧张。




「所以……你记得这一切?」




「我当然他妈的记得!我的天,这是我人生中最尴尬的时刻。我没办法再面对你了,再见。」




Isak往门边走去,但Even立刻抓住他的手,把他拉回床上。




「不──我们再睡一会好吗,我们可以待会再谈。」Even抗议,试着把Isak放回他的胸前。




「Even,我强迫你跟我牵手、和我亲热,我需要现在就沉溺于羞耻之中,让我走!」Isak抓起那件被他遗弃在地的上衣,匆忙的穿上。




「Iss,等等。说真的,我们能谈谈吗?拜託?」 Even坐起身请求,他快速的抓住Isak的手臂。




「首先,我很抱歉。让你经历这一切让我感觉很糟。请别因此而感到尴尬,这不是你的错。我也很抱歉在这个状况下我还佔你便宜、亲你。那样是不对的。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麽了, Issy,我真他妈的抱歉。」




Isak静静看着他考虑了一会儿。




「你为什麽吻我?」


Even嚥了一口。




「呃、嗯……你知道的……」我已经爱着你两年了,我从你身上得到那些病态的喜悦,想着你也喜欢我,而我所能做的就是抱着你,让你快乐,然后──




哇呜,Even,搞清楚状况。




「我可能深深的迷恋着你而且我真的很喜欢你亲我的感觉。」他一口气全部吐出。


(IsortofhaveahugecrushonyouandIreallylikedyoukissingme)




Isak眨眼。




「如果你没有同样的感觉,这没关係。我还是很抱歉。」




突然间,一个笑在Isak的脸上展开,扩大再扩大,直到他几乎在发光。




「Even。」他怜爱的说,飞速的摇摇头。「我也很喜欢你,笨蛋。」他红着脸,倾身,纯纯的把他们的唇贴在一起。




「等……真的?」Even他妈的不敢相信。




Isak紧张的点头,脸还红着。




他真他妈的可爱,我想我就要死了。




「我的天,Isak,看看你,你真他妈的可爱,我想我要死了。」




「闭嘴。」他回道,把他们的脸再度贴在一起,耳鬓厮磨,鼻尖和脸颊全碰在一起。




Even错了,今天才是他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天。


(他在魔药学上拿了一个O,爱情魔药的效果十分显着。)




***




几个月后,所有男孩都坐在大厅的餐桌边。




「Even,我带了些巧克力给你!」Isak把包装盒推进他的手裡,那男孩看起来有点太高兴了。但Even不打算去怀疑他,当Even丢了一块进他嘴裡,男孩们互相交换了一个调皮的微笑。




「Mmm,真好吃。谢谢你,baby。」Even在亲吻Isak的脸颊时咕哝道。




「那, Even,你有感觉任何不同吗?」Magnus开心的问。




「什麽?没有。」 Even回答,疑惑。




当男孩们意识到这代表了什麽,Isak的脸瞬间红到像是着火。




「我的天,这真是太他妈的珍贵了!」Magnus 尖叫,他的声音充满喜悦。




「真的?什麽?」Even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麽事。




「Isak试图让你吃下爱情魔药,好报復你几个月前的事,但你没有任何反应。这表示你早就非常爱他了。老天啊,我要死了,这是这世上最可爱的事。」Magnus 就是无法控制自己。




Isak把两埋进手掌裡,但他偷偷从指缝内看向Even,而他给了他一个小小的微笑。




「这是真的,baby boy,我无可救药,我不需要爱情魔药就能知道。」




「闭嘴,傻子,我的天哪。」




当Isak把Even拉进一个粗暴的激吻中,男孩们全尖叫了起来。






_Fin






***




eskimo kiss:爱斯基摩吻,把鼻子碰在一起摩擦。


sickles:银西可,魔法界的货币,十七个银西可=一个金加隆,一金加隆=五英镑。


IsortofhaveahugecrushonyouandIreallylikedyoukissingme:I sort of have a huge crush on you and I really liked you kissing me,(我可能深深的迷恋着你而且我真的很喜欢你亲我的感觉)原文是全部连在一起,没有空格,表示Even讲的又急又快。




爱情魔药:学名为迷情剂,服用的人会对第一眼看到的人产生无法克制的迷恋,药剂的气味因人而异,通常会是喜欢的人的味道(例:Isak喜欢Even,他闻到迷情剂时就会闻到Even的味道)


Even在魔药学上的拿的O= 傑出Outstanding(最高分)。




***




一般来说迷情剂在校园裡是违禁品,学生是不允许私下调配的,但每每情人节都会有人偷偷走私进来。而不同学院的人也不会坐在同一桌吃饭,宿舍禁止别人过夜,而且基本上都是四人(六人)一房,然后不小心吃了迷情剂肯定会被教授带到医疗翼去的,所以Even的卧房和迷情剂作业等,应该都是作者的私设。不小心太认真了,但这篇文真的很可爱!喜欢的人可以去支持原作者喔!





一些不得不说的话

帮扩

KENkenKEnkeNKenkENKeN:

今年四月份的时候我发了一条关于自己得了抑郁症的微博,很多人都表示对我关心。后来的一段时间里我没有和任何人说过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情,鉴于现在的一些新情况,我决定把实情都说出来,希望关注我的人可以帮帮我。


因为一些原因我不想透露自己的姓名。


我今年22岁,2013年开始就读于香港城市大学创意媒体学院,2017年毕业。在今年4月初,我被确诊为重度抑郁症,而同时我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了美国电影学院(American Film Institute)的研究生offer,学习Production Design(电影美术设计)专业。下图是我的录取通知书。





在四月初我告知父母自己被录取的消息时,他们虽然担心我的病情,但经过多次商量后表示支持我出国深造。


从四月到八月这段时间,我积极的配合医生的治疗,并且在5月到7月底,完成了我之前因为生病落下的在香港的学业。8月2日复诊期间,医生判断我的抑郁症状已经得到了明显的改善,恢复了百分之七十,同时医生也认为换个环境或许有利于病情好转。只要坚持按时吃药积极配合遗嘱,康复只是时间的问题。


在征得父母的同意后我于8月16日抵达了美国洛杉矶,但我没有想到的是父母的态度突然转变,明确表明拒绝支付我的学费,让我立即回国。


我从小性格比较内向,父母经常在家吵架,大多数时间都不和我交流,我觉得这也是造成我抑郁症的一个原因。


我试图多次和父母沟通,但他们一再的强调我的身体不适合上学,如果我执意要上学的话让我后果自负,学费生活费一概自己承担。现在父亲已经不接我的电话,母亲的态度也极度强硬。


我在上大学之初就已经决定了毕业出国留学,四年里也一直在积极的准备申请。中途遭遇了很多的困难但我也没有放弃。AFI是我最向往的学校,而录取我的专业在全球排名数一数二,所以在得到offer的时候我真的很开心。我心里明白这样的机会几乎不可能再有第二次,即使有压力,我也必须要去努力尝试。


现在开学在即,交学费的截止日期就在两天后的美西时间8月21日,我现在就像站在悬崖旁边,面临自己梦想的破灭。


现在我心急如焚,无奈之下才决定写这条微博向大家求助。因为自己并没有除了画画之外的其他能力,所以现在我要用一种很特殊的方式接受约稿。


因为真的急需用钱,所以想让我画的人需要先支付我费用。我知道我没有任何理由让大家平白无故相信我,我只能说喜欢我的作品的人或许可以多多少少从我的画里或者其他形式的作品里感觉出,我是一个认真专注的人,对自己也有一定的要求,绝不会欺骗大家。


漫画,插画,各类设计,(原稿或者电子稿都可以,包括之前的作品也都卖)手办涂装,只要是能力范围内的事我都接受,不管是商业约稿或者是私人约稿我都接受,任何题材(只要不违法,并在我能力范围内)我也都接受。作品没有明确的价格(给我多少我都画给你相应的作品,我会根据你愿意给我的价格和要求尽可能给你最好的作品!因为考虑到如果我可以继续上学,必然会有学业压力,工作时间也会相对减少,所以我把作品完成后交到你手里的时间也会比较长,但一定会在我研究生第一年结束之前!(商业约稿时间问题我可以尽量去协商满足)


简单来说就是先付我钱,然后一年内我给你作品!


以往作品请翻看我的LOFTER或者微博(都可以出售)


微博地址:http://weibo.com/u/3905915379


从发微博这一刻开始接受约稿,任何有意向帮助我的人请私信我,有任何疑问也请私信我!


拜托大家了!


                                                         KEN


                                                    2017/8/18





那你就是个sha x

梨涡猫:

适用任何rps。


一只橘子:



关于磕cp的二三事

一。如果你觉得你的cp必须是彼此朋友圈子里最亲密的一个不能有别人,那磕cp就没什么劲了。爱情本来就是个互相试探,坦诚但又有不能宣之于口的秘密的东西。

二。如果你觉得某个人的出现会影响你cp的感情那也你用磕了。能被人随随便便打破的关系不值得被喜欢被探究。

三。如果你觉得你磕cp他俩就得是gay不能跟异性有亲密接触的话,那你是傻逼。